離上次坐在電腦前,舉起手指敲打著鍵盤,輸入自己的胡思亂想,已經是一個半月以前的事情了。一個半月以來,遭遇的事情不少,既忙也不忙,只是沒有靈感來到這邊,寫下自己的念頭罷了。
八月一日,是我從之前那個工作離開的第一天,感覺上真是神清氣爽,頓時生活少了一堆繁雜瑣碎的事情;但是同時也宣告了失業的開始,經濟來源頓時產生一些影響。

在這個失業率不斷攀高的社會中,我竟然選擇自己主動離開工作,在別人的眼中看起來似乎是一個很愚蠢的舉動。不過,在那份工作中我看不到未來,只看到公司體制混亂,各部門之間配合不上,老闆對員工的不信任,卻又要求員工要能當個萬事通。是人都想離開,吧?!

一直到八月底接近九月的這段期間,我不停地在網路上找尋工作機會,或是透過報紙上的廣告,來看看有沒有自己適合的工作。但是,這一個月中應該寄出了有20~30份的履歷,不是沒有回音,就是謝謝再聯絡。有時候的確會懷疑自己離開的抉擇是否正確,或是懷疑自己的能力不足。就當我在家閒賦了將近一個月時,機會又再度出現了。

偶然間,在bbs的job板上,出現了一則在徵求研究助理的工作廣告,當時我一瞧見這篇文章,馬上把之前準備好的履歷寄過去,那時只想說反正有機會就寄,也不管什麼三七二十一了。

三天後,接到了面試通知,地點在台大管院二館的某研究室。

那天當我到了研究室時,已經有人在裡頭面試了,而且據我所知,來面試的人在這幾天內不知道來了多少個(後來老師的說法是大概面試了20~30人)。在經過跟老師的面試之後,又跟他即將離職的助理面試,這次主要是在考驗電腦跟網路的應用能力,這一方面反而沒太多問題,只是在應用powerpoint上,由於使用機會太少,倒出現一些狀況,原本還以為沒有半點機會了。沒想到在我準備要走的時候,老師要我下午兩點半的時候,到隔壁找另外一位老師面試。當時只覺得,「天呀,應徵一個助理居然要通過三關面試,這是怎麼一回事?」不過仍然我還是參加這一次面試,只是,面試的感覺讓我覺得,只是又一次地浪費時間罷了。

沒想到,奇蹟發生了。兩天後我接到老師親自打來的電話,說希望我能夠早一點來處理交接的事情,他們希望我能夠勝任這份工作。「有的時候,不是能力最強的人就能夠得到工作;反而是最適合的人才能得到。」在電話中,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這句話。

一直到今天,我都還在忙交接的事情,不過只剩下最後一些有關計劃報帳的事情了。學校已經開學了,我的交接也進入一定的階段了,接下來呢?

老師說過,這個助理的工作只是個過渡時期的工作,對將來是沒有半點幫助的,既不能算是工作經歷,也沒有特別的專長需要,所以不是一個能久做的工作。的確,這一點我很清楚,我也沒有久做的打算。

從小時候,也許在心底的深處都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夠堂堂正正地進入台大,而不是只是進去走馬看花。高中聯考完,沒這個命;研究所考完,也沒這個命。沒想到卻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中,讓我進入台大,雖然不是讀書,但,畢竟我要在這邊生活至少一年了。可是,心底並沒有那種踏實感,感覺自己雖然踏進來了,可是卻覺得自己和這邊格格不入。

或許是註定的,在此同時,研究室的一位老師的博士生,她第一次見到我的履歷時,就說:「學弟,你高中很混唷。」之後她就學弟學弟地叫我,被人這麼叫覺得怪怪的。那天她說;「學弟你是那種很聰明的人,但是就是太過倚賴你的天份,不努力,所以才會導致今天這樣的結果。」學姐說她也是這樣的人,所以博士念了七年還沒畢業。她說其實我的運氣很好,即使眼前不順利,但到後來都還是順利度過,可以說是關關難過,但關關過。只是運氣沒有永遠的,學姊要我好好加油。要讀書,要選擇台大來念,她以前交大畢業,現在在長庚兼課,她以她本身的經驗,告訴我要念書就要到台大念,不是為了學校的名氣,而是為了同儕的激勵競爭。

和這位學姊見面的次數不到五次,可是學姊似乎已經看透了我。學姐說她平常不會說這麼多,但是看到我似乎就是看到了她以前的樣子,不自覺地就說了這麼多。

也許吧,從以前到現在我倚賴的都是我比一般人要好一點點的天賦,學東西速度快,但要精深自己卻懶得下工夫。也造成我每一樣東西都會一點,但是沒有一樣是真正的專長(即便對別人來說已經是夠厲害的程度)。

現在,是我該捨棄我那愚蠢的自信,開始喚醒我那從來沒有使用過的努力的態度的時候了吧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asara 的頭像
basara

Basara的胡思亂想

ba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